深水黦洈嶆a─政府默許的紅燈區

 數拾年來元州街福華街一帶是人所共知的低層煙花地,話是政府默許存在似乎冤枉她,其實是她想管也管不來,或者有多少不想真管「趕絕」的政治心態。自古以來有所謂:昌盛繁榮的說法,而昌盛兩字只不過經過道學之仕修飾後將娼字去女旁而成,其實正確寫法應該娼盛繁榮。試查看中外歷史不難發現,繁榮之地方必有娼,有了娼的地方才興旺。

 趕雞等於捉蟲,有經濟頭腦的政府絕不會咁蠢去倒自己米和自己荷包過晤去「所以話抵廣東繁榮過其它省份,因為她對娼的存在視而不見,唔會做對不起自己荷包的事」。香港政府也深明此玄機,只有幾個爭選票的議員才煞有介事去示威趕雞,其實議員本身也知道有雞存在社會才繁榮,否則也不會于當年鄧伯伯宣旨舞照跳後,立刻豎立個一柱擎天的鐘樓在「最要命」的桃花旺地啦!〈自此之後深水涉艷名遠播〉。

 從地形上看,該處的山脈脈氣自大埔道斜沖而下,到裁判署與嘉頓酒樓交匯對開開分叉形成「八字水」一名如其形好似個婦人張開雙脾,一條由原路入大埔道,另一條則大張伸入德貞女子中學斜沖落欽州街,兩條水交匯于元州街及欽州街交界地稍停頓再分流入元州街福華福榮兩街,1984年後七運旺西方,也屬于陰盛陽衰之廿年,因此地域必以西北北方最旺風月,不單止「大氣候如此小氣候一樣」。

 也不知道政府和區議會是有心抑或無意,在德貞中學對開地方豎立了一座建筑物好似紀念碑咁款,藍色柱上面還有個大鐘〈香港人對個鐘字好敏感會想起那回事〉,建筑物咁橋立正響分叉路最敏感地方,敏感處對上有座小山丘光禿禿好似脫光衣物似,而上面個鐘又時行時停,停了即係「死」,亦即「死鐘」,對此動詞同音香港人更敏感。 想話杜絕流鶯相信幾難,甚至連差館執笠的企街都不會少,索性將地列作紅燈區還好過眼冤。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