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容宛在悼羅文

文•吳鈞洋            

    殘秋月蔽星隕時,夜雨淋漓香江。哀星塵飛散,從此聲寂寥。五十二載不虛渡,唱起南國繁華,歡樂陶萬家,遺留餘韻在人間。(惜分飛)

 

    曾經有人問我,籮記(羅文)能否安然過得這一瓷H我苦笑搖頭不語。如果是一個普通歌星,或者可以看其個人命運造化去推斷。作為一位具時代代表性受萬眾矚目的巨星,必然要隨三元九運的交替而隕落。1964至1983廿年是六運乾金,1984至2003廿年是七運兌金,乾兌金其中一環是主管歌藝,能列入成為代表性者不多。別的地方不論,起碼在香港,羅文可以視作其中的代表性人物。八運戊土值運管廿年,土厚埋金破舊立新金的主管地位被取替,代表性人物必有大瓷C也黯淡預計他在本月歸極樂(在我農曆九月運程中有提到),玄機在於本月太陽化祿而奪太陰之星輝,再有天同化忌沖會晦暗。


    巨星羅文是不變事實,羅文是巨星小孩也知道。六十年代1967年暴動過後(國內文革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在過渡至七十年代期間,香港政治正備受考驗,經濟更加百廢待興。那個年頭,人浮於事衣食住行都處於艱辛。屋漏更逢連夜雨,香港七十年代初還經f了一次股災,經濟衰退持續了數年,使民生痛苦如雪上加霜。就在這個時候,羅文冒出了頭,憑藉他得天獨厚的歌喉在社會嶄露頭角,並主唱了香港電台體現小市民心聲而拍的連續單元劇:「獅子山下」主題曲。多年來,其歌聲隨虓P人的現實生活寫照進入香港每一個家庭,與廣大市民共同成長,共渡時艱由赤貧至小康甚至大富。由香港經濟轉營的困難歲月一路唱出繁榮日子,由李嘉誠低微之時一路唱到他成首富,由戴麟趾殖民時代港督一路唱起至回歸董建華特首二任。更加卅五來伴茧L線電視成長,多少劇集主題曲由他主唱,繞樑頤神的歌聲膾炙人口而成經典作。


    國內開放後,時聞報導羅文奔波各省市,除了交流藝術心得外,扶貧助學義演救災不遺餘力。最難得是提禱彄ョA使藝術得以延續伸展到新一代。記得在開放改革初期,國內尚處於藝術沙漠狀態,廣大群眾除了樣版戲和革命歌曲選擇之外,女有鄧麗君男有羅文,他倆的歌曲最受歡迎,可以換來新口味,增添娛樂性。


    羅文面相不差:額型高廣而雙目藏神,猶其一管截筒鼻鼻樑(山根)貫透印堂(兩眉心),兩顴肉厚圓渾配襯,在少年運廿多歲足以借鼻勢上額以成名。卅歲後入眉運,因為眉眼顴部位完美使鼻勢順利下墜歸位而過渡入中年持續行運。稍遜之處是口型不佳似覆舟,雙耳雖大惟薄削,口在五行屬水,水不足以養木所以疾必在肝腎。後天職業唱歌是耗水性質,入中年之後潛疾顯現。如果一生赤貧無名反而可以延壽,若名成利就而入火流年和進土值之經世運必有一瓷C但陽壽雖盡陰功延年,設若有後者子孫某房可承繼餘福,否則必揚名身後和弟子承受。特別是生平熱心公益提禱廔者,更加彰見其益。

 

    乾虎策騎極樂天,山澤損兌終未年,肝腸寸斷金木傷,頑土經世聲藝完。

 

    五十二歲古人視為不惑,今時尚在壯年,羅文壽元終極在此似有:昊天不弔,天妒英才。然而想深一層,短短五十二年間能夠奮鬥成功,名馳中外,名垂千古,藝術造詣師於後世,堅毅形象遺留民間者能有幾人!羅文足以安息矣!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