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調陰陽路  人龍生成一六數    

 

 

 

文•吳鈞洋

 

    我在《新玄機》及本人網站其它文章一再強調:經過歷史辯證;當今領導人領悟出風水改國運的玄機的重要和迫切性,所以有長江改道通源的三峽工程進行(南水北調)和開發大西北的鴻圖大展(左水右倒)

 

    而舉世矚目的長江三峽工程6月1日凌晨零時大壩正式下閘蓄水,開始實現西東水通流通航。 

 

    陽曆6月1日應16水生成數,癸未年;癸水屬一(坎卦);小暑是六月;水蓄滿於六月更應一六水生成,癸未16水干支暗合數;七月庚申月水流通;2004年申金生水年而轉入八運。

 

    造風水要收效是必須作動發生,有所謂神兆基動,是要求陰陽互動才能有孕育產生。

 

    為了配合明修水利暗造風水的工程順利完成,整個中國的東南西北和正中地域;今年內都在有步驟地進行著:山水動和政改動;諸如:東西蓄水通航,北京政治班子交接,香港同樣官員改革加上掘路填海....等等。

 

    玄學而言,世事變化是有盤數計算的,規律上是陰陽互動發生效應,有所謂:人算不如天算之說,f史上許多巨大變動都是由天數制定,整盤數支配著f史循環更替進程,人為改變f史不過是因循天數而進行。[天數改運休咎莫測,世情更替玄學難算。]

 

    中國政府有智慧和決心進行大規模改造江山風水工程,天數在未來四十年計算,元運絕對有利東北和南方,預測中國國運有把握來個(大躍進)和(超英趕美)[此大躍進是真實的,非似老毛當年空喊的口號。]

 

    然而借用共產黨的名言:革命成功是要付出代價的!在改運過程中和過渡運期間,設若上天認為;白虎青龍佈局的重大改變;而中宮及朱雀玄武之相應變動未足以配合的話,自然會另施玄機促使更大改動。所謂天降玄機,根本就是降下災難,亦即是要人間付出代價。

 

    2003年是七運過渡至八運的流年,繼北京政壇交接後,沙士病毒災難遍佈全國大部份省市,進而整肅貪官劣紳行動,這些令社會發生震盪的事件也算天數玄機的一種。

 

    但是天數改地運的動象並沒有如此簡單了事,交入了7月份(農曆六月)在長江三峽工程大壩正式下閘蓄水通航之後,中國版圖的東南西北地域;[大自然的作動和人為行動]似乎來得更加激烈。

 

    北京於沙士災難後有撤換官員動象發生,繼之而來是香港市民上街大遊行和靜坐示威;前者人數超過五十萬之眾;後者不少於五萬。湖北安徽淮河大水災,受災情影響最甚的地方正是中部和西北諸省份,死傷人數和損失財物並不亞於沙士災難。而事件的發生巧合發生於癸未年農曆六月,正西白虎地(湖北宜昌)通往正東青龍(上海)之長江水蓄滿通航合(一六水生成數)的時間和空間。如此一來,癸未年的天數、地數和人數的大動;在中國東南西北及中宮各省份都主動被動地發生,表面上是災難;實質上是天數改地運,假如各地域不明顯作動,如何能修東水西流;南水北調的陰陽闢合之功呢!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五十萬人上街遊行,難得是如此壯大人龍在正南端(香港島)發動,是最有力的天時地利人和促成南水北調數象(時間:初交癸水年六月正合16生成數。地利:長江水蓄滿通航之際。人和:人龍是水數;五十合生成)。值得諷刺的是董建華施政無能卻(救國)有功,如果不因為他的庸碌,可以糾集這麼多人上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