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掀起土改潮,今年東南最緊要

文•吳鈞洋       

   

    喱個端陽節,由於屋企人去哂外國睇番鬼佬扒龍船,獨有自己留響香港賣乘蔗?都唔係嘅,因為胡主席來訪特區,肯定攪風又攪雨,冇我響戍點得呢?呵呵呵! 

    之不過臨近佳節而孤單一人,不禁悲從中來。須知道一有唔開心事情梗係胡思亂想,首先想到嘅係嗰位端陽始祖「屈正則」公,屈公係古時楚國人,當年因被奸臣老屈而失寵於楚王、導致神經錯亂,感慨之下而改名「屈原」,攞個意思係:你班契弟點屈我都唔會曲,始終係原人一個。響農曆五月初五嗰日,可能炎熱太過、加上屈公佢應該灌咗不少黃湯,在渾渾沌沌情況之下走到汨羅江邊大吵大鬧;高唱離騷、九歌、楚辭……並且大跳忠字舞,最後氹一聲跳落江中失了蹤影……後來佢嘅家人、老友、同僚……等等到處打鑼咁揾佢,當地土人先至知有個忠臣跌落水,於是乎拿拿淋包堶鼓姦魚、希望保存忠臣全屍。係咁思潮起伏諗諗下,忽然走火入魔地諗起反美英雄「大魔拉登」千祈咪誤會呢戍講嘅大魔係指「魔根士屎丹利」,佢響前年差不多時間被美國佬殺害葬身大海餵魚。華人既然端午裹糭餵魚以保聖人全屍,阿拉伯子民也可以搭單拜祭佢哋嘅聖人。 

    正諗到魂遊太虛,神九升太空,蛟龍潛深海……忽然電話響起,攞起嚟聽、原來係老而不邀我食飯。

     又係原班老友,坐低個籮友仲未坐暖,老B第一時間發問:「早輪金星凌日火剋金、廉貞化忌沖武曲,應咗盲公爬牆逃美國,啞佬吊頸去陰曹。過幾日又話火星犯月水剋火、水多月明火化忌一陣又話神九上太空,一陣又話和平號見龍王……嘩!飛天氹地巴閉咯!」,話音剛落老而立即聲大大咁對老B說:「你個老B冇厘見識,始終都係上廣州明仔……冇得改!人哋吳老不晨早話咗:今月八字四柱火炎上而燒通頂,酉金坐於火堆之中而有銷熔之險既然天文火旺剋金,首先特登疏於職守,好讓盲公走甩以驗神兆機動應咗衰嘢先…..接著監生打死啞佬屈佢吊頸。如是者飛天下海、做出個勢首先慶特區回歸十五周年,其次係預祝十八大成功召開。」老B聽後藐咗對方一眼,用不太純正廣東話回道:「老魚骨,金星凌日意味住火煉強金戰意更濃,殺人於無形,流年東南亞犯五黃,災難自然比第戍多…..照你所講、中國係趁災穫益,藉禍發財囉噃?」,老而不正想作答,經紀陳卻搶過話題:「咪狗咬狗骨喇!老B愛國、老而不反動有誰不知?講番候任特首呢筆,聽講話僭建風波已經驚動廉記,正要立案調查……」,一提到狼隼鷹、人人皆興奮……偉哥接話先:「老吳,你網誌嗰篇(經設三命,君獲其央)話過,無論乜誰當選、又係短命種一名,點解?咪因為:(年壽未究,而遭禍央)?家陣阿狼畀你係咁咒…..嘻嘻……」,聽到喱戍我立即打斷佢說話:「偉哥,嘢可以亂食、說話不可以亂噏,咪到時又好老而不咁畀人濕餐勁仲唔知乜頭乜路…..嘻嘻!」我瞇瞇眼偷望老而不、佢射喱眼咁崛住我,我扮作若無其事般繼續說話:「我從來都冇咒過佢,如果一定要肯定咁就賴個天了,早輪報章咪彈過話;選特首一眾術士冇個貼中嘅….」說話入耳之後班友又七咀八舌響戍扮哂代表,我繼續:「偉哥你講得冇錯!無論乜誰當選、又係短命種一名。究其原因係地區風水被破壞太過….」,喱個時候老而不烚熟狗頭咁搶咪,條粉腸笑親一定唔慌好嘢,所以眾人眼定定睩實佢。「吳老不響流年運程流年卦象有話過:壯于趾,其孚窮也。意思係話交趾強壯,必然窮困….」佢一開口大家都唔知佢想噏乜,繼續:「睇見美國佬大打東南亞水路牌令其馬仔勾心鬥角,先行爭吵繼而動武。相信亂象先由霍爾木兹海峽亂起,朝鮮半島接續,古稱交趾的越南也不落後而跟上……。今年政治局面:1).中、俄、朝……似乎進一步緊密合作關係而大打政治牌張,我諗將會進一步拉攏亞洲國家埋堆抗衡美國。3).伊朗和北韓進一步趁火打劫利用核武問題進行政治勒索。誰教路天知道……嗱!上面係吳老不流年運程預測,計下數都幾凖,你哋素知我為人有嗰句講嗰句,冇花冇假…….佢話音剛落,眾人嘔吐聲浪大作,攪到老而不冇哂癮頭。  

    正當大家無語之際,隔離檯忽然坐低一位風騷女士,點評佢風騷誘人呢?凈睇老而不嗰雙打雀眼就係最佳明證。我望多眼然後先至認出佢係熟客曾小姐……說時遲哪時快,佢亦睇到我了。「吳師傅,端午節快樂!」曾小姐笑着走過來打招呼,我禮貌地企起身行開去回禮,彼此寒暄一番之後,話入正題「吳師傅,你話過依家八運不利西南,今年不利東南,夾住個正南好極有限。年初唐唐因九龍塘大宅僭建攪到周身蟻,依家輪到港島東南、西南、正南……風聲鶴戾,人人自危!」曾小姐一邊訴苦、一邊嘆息。我心諗:你咁鬼多物業,梗係擁有不少「多舊魚」僭建物有排你拆。於是安慰佢:「六十年前壬辰土改,你知唔知當年鬥地主,嗱!唔係依家最新嗰種遊戲呀……死幾多人?過千萬之多呀!」,曾小姐聞後不禁伸一伸條脷,我繼續說話:「今年又係壬辰年,流年冇理由冇嘢應驗架!大陸上頭首當其沖,改革開放後,家陣政府懂得運用文明手段遏抑樓市。相反,民眾因土地公正問題站起來抗爭,仲惡過政府…. 希望年中過後不會惡化下去。唉!我最擔心嘅始終係廣州。」曾小姐一面聽一面點頭,連聲稱讚並且稱謝,喱個時候我哋嗰邊啱啱好起菜,於是大家禮貌話過別。

    誰料一拎番轉頭,赫然見到老而不雙眼仍然射喱住靚女嗰頭……我靜雞雞當眾指著佢,又引來一陣笑聲。